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  | 立即注册

游客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查看: 210|回复: 0

[故事] 九剑之湛卢诡雾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外链币
50509
发表于 2021-11-29 22: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二】十月初六:识君亭(1)
邦,邦,邦,邦,巷道里传来了更夫的梆子声。
整整一夜,周昭雪也没有阖眼。多少年来,除了师父和几个师兄以外,就是申无恨了。这辈份虽然当不得金当不得银,却挡住了自己的交往,几乎每一个人见到自己都毕恭毕敬,自己还得矜持着,真的很累呀!好容易来了一个三叔和一个妹妹,可这就要分手了。本来,昨天晚上把他们父女送到浥轻尘就是为了减少一点离愁,不想却是辗转反侧,愁肠百结。天山也好,中原也好,人家终究是有一个家。可自己呢?少林寺是吗?是,也不是。思虑到此,不由得一声叹息。
咯咯,房上传来两声轻响。房上有人!单手一撑,人就落到了窗前。噗隆,窗外不知落下了什么,发出一声响。周昭雪的手已经碰到了窗户,连忙侧身闪到墙后。
只听外面有人叫:“周……周……”声音断断续续,有气无力。
周昭雪一愣,这是谁?噗噗,有人弹了两下窗户纸,道:“大哥。”是申无恨。周昭雪弹起门闩,拉开门,申无恨扶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周昭雪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异味,道:“是那个老叫化?”
“嗯。”申无恨应了一声,把人扶到床上。周昭雪点亮了蜡烛,昏黄的烛光下,老叫化的脸上泛起了死灰色,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周昭雪伸手一搭脉搏,摇了摇头,道:“没救了。”
申无恨点了点头,道:“右肋的肋骨至少断了四根,太重了。”
周昭雪道:“看来,我们得去一趟柳色新了。”
申无恨点了一下头。这时,玉玲珑也闻声走了进来。
申无恨道:“玲珑,你照顾一下这个老叫化。我要和大哥出去一下。”
玉玲珑一愕,应道:“你们小心啊。”她的话音未落,两个人已经化为两缕轻烟,隐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片刻之后,两个人就伏在了柳色新的房脊上。此时,柳色新的伙计已经起来整治酒饭,不少客人也起来开始整理货物驼马。再看对面唐赛儿的那里,不禁愣住了。房间里烛光闪动,一个女人的身影映在了窗纸上,微微的抖动。这究竟是起来了还是根本就没睡?好生奇怪?
嘶,一声轻微的破风之声,窗纸上的女人身影一晃就消失了。紧接着,几条人影从两侧的房脊上弹起,一阵窗棂的破碎声,冲进了房里。两个人的心一紧,完了。他们是在是太快了,连施以援手的机会都没有。早知道就在离近一点儿。正在懊悔,就听房里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呼。这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功夫,凄厉的叫声犹如九幽地狱中受到酷刑的恶鬼发出的惨呼,令人不寒而栗。
怎么回事?两个人不再犹豫,一长身,身形一飘,落到了街心。足尖一点,衣袂掠风,身形再一次飘起。申无恨伸手抓住二楼的椽子头,是很顺着破碎的窗户看进去,不由得身子一抖,倒吸了一口凉气。手一颤,差一点下去。连忙握紧。双目紧闭,暗道:“幸好玲珑妹妹没来!”只觉着冷汗顺着汗毛孔不停溢出来,眨眼间汇到一起,痒痒的,象蠕动的蚯蚓,浸透了前后心。房里的,地板上有四个人血肉模糊,正在翻滚。每翻滚一次,就会有一片暗红的血肉粘在地板上,惨不忍睹。随着翻滚,惨嚎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低沉,越来越弱。
真是太惨了!
心头的颤栗还没有缓过来,忽听到金刃破风之声,手腕用力,身子向上一提,向后急撤。铮,一声金铁交鸣,申无恨的手臂上荡起一溜火化。申无恨暗叫了一声惭愧。多亏这条手臂是五金打造的,要不就废了!他暗自庆幸,袭击他的人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脚在瓦檐一个趔趄,竟跌了下去。饶是他见机得快,在墙壁上横击了一掌,稍缓下坠之势,啪啪,双脚连踢,凌空一翻,稳稳地落到地上。几乎同时,申无恨也落到了对面。
半空中,申无恨伸手去拉背后的长剑,抓了一个空。才想起自从手臂断了以后,就没有再背过长剑。一惊之后,不禁哑然失笑:自己的手臂不就是兵刃吗?而且刀枪不入。当下两只手背在后面,一脸微笑,一步,一步,不疾不徐地向偷袭者走过去。
二楼的惨叫声引起了柳色新的注意,不少人举着灯笼出来看热闹。借着昏黄的灯光,偷袭者眼中露出惊惶之色,手里的钢刀轻轻的颤动。他本来是一刀横斩那人的脖颈,被人家间不容发地躲过,一刀斩在了手臂上。没料到,不但没有斩下手臂,反倒清楚地看到一簇火花。这人的年纪充其量也不过二十多岁,难道就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迟疑了一下,道:“你是少林寺的?你会金钟罩铁布衫?”
申无恨一笑,道:“我不是。不过我知道——”
那人看着申无恨脸上浅浅的笑意,道:“你知道什么?”
已经近在咫尺的申无恨轻轻的道:“你的死期。”偷袭者一怔,旋即一刀劈下。申无恨恼他不分青红皂白就狠下杀手。偷袭唐赛儿的十有八九是锦衣卫。若不是锦衣卫,自己也不会丢了的手臂。伸手抓住偷袭者的钢刀,一扭,呛然一声,一柄百炼钢刀生生扭断。申无恨将断刀呛啷一声掷到地上,一把抓住偷袭者的琵琶骨。双膝微曲,呼地拔起。惨呼声中,偷袭者被掷到二楼的破窗里。然后在瓦檐上一点,掠到了旁边的房脊上。他的脚刚落下,二楼里又响起了惨叫。申无恨哼了一声,身形飘向了另一条房脊。申无恨的脚刚一落到栏杆里,周昭雪也如影随形地落下。两个人相视一下,推开门走进了客房。客房里,玉玲珑正托着香腮,正对着烛火出神。
周昭雪的心一沉,道:“难道人死了?”玉玲珑点了点头。
申无恨道:“他什么也没说吗?”
玉玲珑道:“他只说他发现了锦衣卫的人已经盯上了夫人。他赶紧禀告了夫人。出了客栈没多远就遭到了偷袭,拼了全力才勉强赶到这里。”原来他是拼着命来搬救兵的。
玉玲珑拿起一只指甲大小的瓷瓶,道:“周公子,这也是老叫化留下来的。”
周昭雪接过来,有些不明所以。玉玲珑道:“他只是指了指自己胸口,就咽气了。”周昭雪微一思忖,走到床前。
老叫化仰卧在床上,洁净干爽的被褥污秽不堪,周昭雪收拢被褥,把老叫化包的严严实实,夹在腋下,道:“我们送老叫化走吧。”
三个人出了客房,转到后院。听了听,墙外没有动静。越过院墙,跑过了窄巷,跳进了另一堵院墙。白天的时候已经看过,这是一家大户人家的后花园。周昭雪把老叫化放在一块平坦的草地上,松快被褥,铺展平整,然后揭起被子,小心翼翼的拔掉瓶塞,把一些粉末倒在老叫化的胸口上,重新盖好被子。这时,天光已经见亮,借着昏暗的晨光,老叫化的胸口渐渐地塌下去了一块。转瞬之间,被子上浸出一汪水,就象一泓清泉,迅速的向四外扩散,发出隐约可闻的嘶嘶声。申无恨和玉玲珑惊愕不已,转头去看周昭雪。
“升仙粉。”周昭雪的声音很轻,就象一缕飘逝的晨风。就在刚才,申无恨见识到了升仙粉的厉害,现在想起来还有些不寒而栗。玉玲珑虽然没有见过,也是有些耳闻的。只是没有想到竟是这般厉害。不仅可以化掉骨肉,就连衣物被褥也可以消弭于无形,当真是耸人听闻,惊世骇俗。不由自主的靠近了申无恨,抓住了申无恨的手臂,微微有些颤栗。清泉的面积越大,扩散得越迅速。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被化掉了十之八九。周昭雪找来一根树枝,把边边角角挑到里面,一起化掉。待一切都化得一干二净,渗到到底下,一点痕迹也没有了,几个人才返回客栈,只留下一声沉重的叹息。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站关键词在数个搜索引擎前三页位置,现可免费申请添加本站友链  点此前往申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iscuzX ( 苏ICP备19029278号-1 )

GMT+8, 2022-1-23 22:35 , Processed in 0.05704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