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  | 立即注册

游客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查看: 97|回复: 0

[故事] 多伦多园丁猴哥猴嫂三十年经历28:帮三姐买的商铺不要自己留下了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外链币
56779
发表于 2021-10-16 14: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一章里说猴哥我俩新开的商店因为附近农民工兄弟来买货捧场生意火爆,是之前我们不曾想到的。
平常印象里农民工似乎都是被黑心老板骗干活讨薪的那种,猴哥我俩也一直觉得农民工挣得少,舍不得买东西的,我们俩都是农村孩子,所以心里挺可怜这些来城里打工的农民兄弟。
这次算是颠覆了以往的观念,他们买东西花钱很豪爽。
天天来买货都熟悉了,就聊天说话,他们说自己是技工,刮大白的,抹灰的,还有什么架子工等,都是属于干手艺活,所以挣的钱比不会手艺光出力搬砖的力工多。
建筑工地里的民工可谓什么经历的都有,秋天我买了一堆大白菜在门旁晾晒,有的白菜被虫咬了洞,我说买菜时没挑选大意了。
一旁喝汽水的一个民工说有虫咬的是好菜,说明农药含量少,他说他在俄罗斯搞过农场,没有虫咬的蔬菜老毛子不买。
到晚上一帮人喝酒侃大山,喝的兴起不免胡吹海泡一通,讲工地里卧虎藏龙某某曾经是什么类似于江洋大盗一类的。
时间长都混熟了,有时候猴哥插嘴问工地里有没有杀人犯,这时候大伙呵呵一笑,喝酒喝酒。


这些工人中午也喝酒,批发送酒的一来,猴哥就卸十几桶,每桶装三十袋,一中午就能卖出去两桶,不几天墙上就挂满了空的塑料桶,有蓝色的和红色的,几十个。
卖酒积攒下的塑料桶后来都被小区里买了新房子的居民打扫收拾新家买走了。
民工晚上收工吃完饭后,还有挺多人出来溜达的,白天干活脸上灰土狼藉的,等洗干净脸换上立整衣服,有些民工长相挺俊朗的,有两个年轻的还会吹笛子,时不时的吹上一曲。
还有要买小镜子的,猴哥粗旷惯了我虽是个女人但并不常照镜子,所以对这些男人来买镜子还觉得挺好奇的。
小镜子上回来后还真有不少买的。
买啥的都有,还有要口琴,军棋象棋和小录音机随身听的。
猴哥还去早市上货,坐两轮摩托车去,回来打三轮车。
衣服鞋帽啥的我就去马桥子市场,有一次我坐在一个小伙子的摩托车后座上,到十字路口红绿灯那里,骑摩托车的小伙子和旁边一辆开白色轿车的年轻人眼神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这一眼咋瞅不对劲了,开白色轿车的从车窗里伸出一根黑色胶皮警棍来喊骑摩托车的停下,骑摩托车小伙子载着我就在马路上狂奔起来,那白色轿车紧追不放。
我说你靠边停下把我放下来你再跑,骑摩托车的小伙子说我要停下被他抓住就完蛋了。
我眼看着他头上的汗顺着脖子往下流。
就这样我吓得紧紧搂住小伙子的腰,防止快速地奔跑的摩托车把我甩下来。
白色轿车还是在后面紧追不舍,那架势是不追上绝不罢休。
好在摩托车体型小灵活,到了东山小区路边有几级台阶,骑摩托车的小伙子也是急了,就像电视里演的警匪片追逐戏一般,他抬起车头登登几下冲上了台阶,摩托车进到小区楼房窄窄的空里,这下算是把白色轿车甩掉了。
我下了车腿也软了,坐在台阶上半天才缓过来,这架势真赶上侠盗飞车了。
回家后我跟猴哥说了刚才的惊魂过程,猴哥说不行再攒点钱的买个面包车了,来回取货方便
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坐摩托车了。


商店生意好,猴哥买了诺基亚手机,订货打电话方便多了。
一个多月后猴哥我俩买的这栋楼北面的空地,有人划线立桩子的不知要干啥。
那时我俩忙啊,每天中午商店里闹哄哄的人散去后,出来透透气,看见旁边空地有人在测量一问说是盖房子。
我俩一听马上就想到猴哥三姐接手马达商店后手里也存了不少钱,旁边这栋楼一楼也是商业网点,帮她买一套,也像我们买的一样,以后就不用担心租不到房子了。
然后我俩就去问售楼的,结果人家说一楼的网点一共八套早就卖完了。
一个认识的高大哥正在那里,他买了一套六十多平小面积的网点,房价一共十七万。
他知道的早所以买到了,猴哥还跟高大哥开玩笑说你要是不买了告诉我一声。
我俩看看网点都卖完了,从办公室出来还挺郁闷的,觉得离这么近咋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
说来也巧,过了两天,高大哥来找猴哥说他的那套真不要了,改成买住宅了。
猴哥我俩一听喜出望外,赶紧答应下来说我们肯定要,让高大哥千万别转给别人,然后赶紧去马达找三姐让她把这套网点留下来。
这时候猴哥四姐一家也来到开发区在马达三姐商店旁做生意。
谁知三姐不听我俩劝说,没看好这地方说啥都不买。
真替三姐着急,眼看着这么好的机会,送上门的好地方啊。
都不用想,这套房子以后大学盖起来后肯定好,就是自己不干生意往外出租也不愁。
猴哥说三姐不买太可惜了,怎么办,我俩没钱眼馋呢。
这么好的机会只能眼看着失去了?我俩心里有些不甘。
猴哥说告诉高大哥一声吧,不买了。
我试探着猴哥说要不咱俩买?
猴哥看着我,说钱呢?你说是卖家里的房子?
我说对呀,把那套住宅卖掉,来买这个网点,肯定比住宅合适。
说干就干,着急卖房子只能是低价出售了。
猴哥到马桥子市场里跟几家批发货的老熟人说要卖房子,着急用钱,十万就卖。
因为常去上货,聊天说话,我们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这套房子刚买完多长时间,装修花了多少钱大伙都知道。
因为便宜当天就卖了,真是亏不少,房子买来连装修等一共花了十四万多,才住了不到两年,这次只卖了十万。
就这样原本要帮三姐买的这套网点被我俩打肿脸充胖子买了下来,一年后交房马上就以两万价格租了出去,后来我俩出国后着急用钱把这套房子以一百二十万的价格卖给了猴哥的四姐,这是卖给亲戚,要是卖给外人还要多,就这样当初亏钱卖掉住宅买的这个网点,这些年的租金加上房子的增值最少是赚了一百万。
所以当初狠心卖掉住宅是对了。
封神榜那边住宅房子卖了后,猴哥买来粗壮的槽钢,找木匠来把商店后面打上了阁楼,装修好了,我妈和孩子搬过来住。
装修时犯了一个大错,就是猴哥在阁楼外墙上装了一大块整玻璃,我是想装,能推拉能开窗通风透气的,猴哥不同意,非说整块大玻璃好看还安全。
我也拗不过他,任由他想咋整就咋整吧。
花了三千块钱,装了一块高差不多一米五左右,长达约三米多的厚玻璃。
是挺好看的,可是阁楼上新打的壁柜新铺的地板都是刚刷完油漆,油漆味还挺大没放出去就装上了大玻璃,随后我妈和孩子就住了进去。
后来两个孩子都得了鼻炎,也不知道咋回事。
知道甲醛这个名词是几年后了,小区里有一对常来店里买东西的小两口,他们的孩子得了白血病,原因就是他俩买完房子后,在里面结婚怀孕到生下孩子。
孩子得白血病甲醛超标是罪魁祸首。
这时我才猛然想起我家两个孩子无故得上鼻炎的原因。
真挺后悔的,父母无知孩子跟着也受罪了。


每天忙碌时间飞快转眼到了2000年,千禧年。
对于我们来说,这一年很不平静。
初春咋暖还寒,我妈走了,从发病到离开不到三天。
我一点没想到我妈会这么快的离开,心里愧悔内疚,跟着我们颠沛流离,现在日子刚刚好了,老人却走了。
那段日子我压抑情绪低落心里绞痛,喝了一段时间的中药调理。
猴哥见状让我跟后面开网吧的大姐两人去海南广东八日游。
那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出去旅游。
回来后又做了阑尾炎手术。
这一年生意还是很好,附近工地都已经完工交房,民工走了,居民搬进来接上了,每天傍晚下班的附近居民来店里买菜,也是非常忙碌。
五月份猴哥和三个人打架受伤住院,那段时间我既要忙店里又要交涉官司的事情,心力交瘁,苦不堪言。
现在想想都是因为脾气倔强,本没有什么大事,双方说话口气互不相让,打架太不值得了。
猴哥出院后恢复一段时间去考了汽车驾照,他十六岁就开农用四轮车干活,所以驾照轻松考下来。
随后花八万块钱买了松花江微型面包车,再进日用百货五金之类的就去北乐大市场,或者大连大菜市,价格比在开发区低多了。
生意还是好,自己这边的房子有些拥挤不够用,正好旁边的房子空着,猴哥说租下来。
当初房地产老板说不卖给我们的那套网点卖给了一个有多处房产的老大哥,这大哥买完先后租给了两家,第一家几个大学生开网吧,没干几天就撤了,第二家开饭店生意不好不租了。
猴哥跟房东大哥一说想租房子,房东痛快的以第一年三万,以后每年递增的价格租给了猴哥。
租下这套房子后,猴哥马上就找来瓦工和木工开始装修买货架子,把中间的墙壁砸掉打通了,商店的面积比之前扩大了一倍多。又添加了米面粮油等种类,增加了五金日杂多个货品。
那段日子光棉被和电褥子就卖了好多。
生意好忙不过来雇了几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女孩,我二姐家的外甥女和三姐家的外甥女都在店里看摊卖货,我忙起来没时间做饭,又请了做饭的阿姨。
北边的东北财经大学建成开学了,每天晚上呼呼啦啦的学生涌进店里,也是什么都买,衣服架子暖水袋暖水瓶小书桌啥的。
百货迎百客,若是来人买啥没有,第二天猴哥马上就进回来。


这时附近也相继开了好多家超市,离我们几十米的另一栋大楼整个一楼一层,在我们没有租隔壁房子之前就开了一家大型超市,附近好多居民都不理解,以为我们挨着那家大超市,还租房子扩大经营,最后肯定赔个老底朝天。
这是后来看我们不但没有赔个老底朝天,反而还生意红火的不得了,附近居民来说的。
我俩做买卖的那些年里从来没有记过帐,一天卖了多少货挣了多少钱,都没个数,就这么寻思的,八毛钱进来的东西卖一块,怎么都是挣钱,只不过挣多挣少而已,记他干啥?主要是不会记账,不知道咋记。
有一天猴哥没在家,我正忙活呢,外面进来两个外国人,男的看样子三十多岁,是南亚那边的长相,不过当时不懂看不出是哪个国家的人。
这两人进来后,这瞅那看的,店里的几个小伙计看见来了老外兴奋不已,围在身旁。
这俩老外拿起几条毛巾叽里哇啦说什么我也听不懂。
然后给我一百块钱,我找钱给他,其中一个晃脑袋意思不对,我不明白他是啥意思。以为是说找的零钱不好,就换一张。
这时一个老外进到柜台里站到钱匣子旁比比画画指点我给他找钱,我拿了几次他都晃头。
站在外面的另一个在毛巾那里也喊我还指点牙刷之类的。
我忙着这边给找钱,不时的还要看向那面,我也没多想,还有一个家里的小伙计在身边帮我应付站在钱匣子旁的老外。
过了一会,两个老外总算是买完了毛巾,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红旗牌轿车是他们开来的。


这是中午时的事,一个下午我也没觉出有啥不对的。
到了晚上收摊关门,猴哥把两个钱匣子里的整钱大票往一块归拢,发现钱数不对,问我钱都哪去了。
这一问把我问懵了,猴哥见我不知道,呲牙乐了,他那乐不是好模好样的乐。
乐得我心里发毛,又不知道错在哪里。
他以为我把钱藏起来了,我说没有,自从那年八月十五中秋干洗衣服丢了三千多块后,我还不长记性么?
再说别看我是个女人,鬼鬼祟祟的事我不干。
猴哥还不相信,有反复问我真没拿?
问的我有些恼火,我说我胸怀坦荡,偷偷摸摸的事别懒我。
我百口莫辩很恼火。
猴哥说中午他出去时那个钱匣子里就有三千多块他放进去准备给送货的。
这一下午和晚上卖货的钱怎么算也不对。
我平时光卖货从来不管钱,大咧咧惯了,这突然的钱不对劲,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是啊,钱哪去了?
我也想到了白天来的那两个外国人,可是我一直在钱匣子旁看着,还有家里的小伙计也在旁边,没看着老外偷钱呢?
猴哥疑惑地看着我,我也不知所以。
因为当天有亲戚家孩子来过,猴哥我俩也没说这事怕被误会不好。
第三天早上报纸送来后,我看到有一条大连公安局发的一条信息,说近日有一伙巴基斯坦的诈骗团伙,开着租来的黑色红旗牌轿车,在大连市内及周边偷盗了多家商户,有小卖店,冷饮店快餐点及理发店等一些小生意店铺,让受害者速去大连公安局报案。
这则消息一下让我明白过来了,原来钱匣子里不见的三千多块钱就是被那两个外国人偷走了。
猴哥让我去大连报案,他在家里看店卖货。


我到了大连中山区的公安局,进去后在一间大的办公室里,看见来店里的那两个外国男的都在,一只脚脖子被拴在办公桌子的桌腿上,在场的还有两个外国女的怀里还抱着小孩儿。
这是一伙惯偷了,轻车熟路几天功夫在大连偷盗了十几家。
在门旁的一张桌子后,坐着一个民警记录,我说了当天那两个外国人在店里偷钱的经过。
警察问我准确是多少钱,我说不准三千几百,就按照三千报的。
记录完,让我回家等消息。


后来好几个月也没有消息,我就给大连公安局打电话问处理结果,以为能返还一些钱回来。
接电话的人说,那几个外国人已被遣返出境了,我问钱啥时候返还,回答说都被那伙人挥霍没了。
猴哥听完电话说还不如不去报案,跑一趟白耽误功夫,还不如在家卖点货呢。


开商店天天人来人往的,可谓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啥样人都有,偷的,骗的,乞讨的,来给你算卦的,花假钱的。。。。。。


还有一次店里来了两个南方人推销小百货的,拿进来一堆东西,打包出售。
有电子表,石英钟,漂亮的相框还有毛巾脸盆等,还有好几盒纽扣电池。
每样商品都是一块钱。
咋一看,电子表石英钟那几样大件东西都是价值几十块钱的,卖一块钱太便宜了,就会想赶紧买下来。
但是冷静下来后,脑子里就想起在马达开店时修电动工具的小朋买dvd 的事,这也不是好事,不能贪便宜。
我俩说不买了,纽扣电池太多了,一辈子都卖不完。
那两个南方人看猴哥我俩是真的不买就出门走了。
猴哥站在门外看着他们往哪走,心想如果他们在这条街上进到哪家,猴哥就去提醒一下。
那两人还真的走了一段,进到了我们出租出去也开商店的大萍姐店里了。
猴哥进来和我说那两人去大萍姐店里了,随后猴哥在楼后院子里过去,从后门进到大萍姐店里,看见她家亲戚在商店后面打麻将呢,那两个人拿进来的东西摆在柜台上。
大伙都说太便宜了,正准备把几千块钱的东西买下来。
猴哥告诉那两人说这是我姐姐家,然后那两人明白这买卖做不成了,啥话没说包好东西就走了。
猴哥到门口看他们开车从街口开出去了,没再去这条街上的其他店里。
猴哥回头进店里和大萍姐说了经过原因。
大萍姐才缓过神来,说幸亏猴哥来要不就上当了。


开店那些年里这一类的事情很多,想起哪个就说一段了,有些记的不是很清楚的就不说了。
还有一段时间,商店里自选货架上的士力架和德芙巧克力总丢。
好像当时的价格是四块五或者五块钱一个,在小食品里是很贵的了。
来买巧克力的大多数都是大学里的学生。
一天下午二点多店里不忙,顾客不多。
我在低头看报纸,巧克力食品都在另一边,我三姐家的外甥女在那边柜台收款。
我正看的入神,就听外甥女问我干什么呢?
这问话挺突然的,我抬头看外甥女,她用头和眼神示意我看向货架子那里,还用手比量衣服袖口。
我明白了。
我往货架子那里看去,一个女孩正在那边挑选东西。
女孩面色白净,圆脸大眼睛长的很干净,穿的衣服也很好。
她来过几次,是东北财经大学的学生,我对她有印象。
一会她空手走出来到门口时,我把她喊住,问她袖口里装的什么?
她立时警觉起来站在那里,说袖口里什么都没有。
我也不敢确定,就看向外甥女。
外甥女那年十七岁也是小孩,这段时间她那边总丢巧克力,明知道是这个女孩偷得又不敢要,就自己生气窝火,这次竟被气哭了,说巧克力就在这女孩的袖口里。
其实这事对我来讲也挺突然的,平时的小偷多是年龄大的或者是半大小子。
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说你把袖口里的东西拿出来吧。
她说袖口里没有东西。
外甥女边哭边说有,巧克力就在她的袖管里。
我真为难了,面对一个女孩能硬搜她身吗?我做不出来也不想做,下不了手。
这女孩没咋样,我倒是不自在起来。
此时空气像凝固了一般。
好半天就这样僵持着,这时有顾客进来买东西。
我觉得没办法了,对她说:真没想到长得这么清纯的女孩干这种事,你走吧,以后你再来我就去学校找你们老师。
她听到我让她走,逃也似得出门而去。
外甥女还在哭,气的说这个她已经来好几回,巧克力大部分都被她偷走了。
我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个容貌姣好的女孩偷东西。
第二天下午,我正站在门外透气,看见昨天偷巧克力的女孩像这边走过来,我愕然有些吃惊。
她走到我跟前还有些理直气壮,递给我一小包东西,让我打开看看,说完就走了。
我进到门里在柜台上把纸包打开,里面是四块德芙巧克力和一封信。
展开信看,上面写的是这女孩患有一种什么精神疾病,她偷巧克力是在什么练习胆量之类的。
之前我很气愤,一个小女孩竟然偷东西,虽然生气也不想声张报警或者找学校老师,如果学校知道后会严厉处分,甚至开除学籍。那会影响到女孩一生的前途的。
我不会那么做的,那样我自己会一辈子自责。
这回看到她送回的巧克力和这封信,我欣慰不少。
送回巧克力是证明她确实偷了,我们没有冤枉她。
看到她写的信更愿意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但愿她以后不要再偷东西了,这次如果换做别人,不一定像我这样轻易放过她的。


开商店丢东西是常事,有一次小伙计抓到一个六十多岁的大妈,眼见把大瓶洗发水塞进衣服里。
发现了让她拿出来不肯,她儿子就在斜对面开烧烤店。
没办法只好报警,警察来她也不肯拿出来。
我记得那个大个子片警说大妈:你这么大岁数偷东西嫌不嫌丢人还要不要个脸。
大妈一脸满不在乎,遇到这样的人真是没有办法,我从后门出去了,怎样处理的忘了,反正挺替她害臊的,住在同一条街上她也不为她儿子的脸面着想。
有一个老头六十多岁,盯上了店里的瓶装酒,每次来都拎个包,把酒装在包里,看见了就说忘交钱了,看不见就顺走了,后来看见我们都注意他了,就不再来了。


时间很快到了2001年。
猴哥我俩每天晚上忙完,店里外甥女她们看着,就开车去马达三姐四姐的店里看看,把去大连或者北乐帮她们进的货送我去,再聊会天说会话。
猴哥的姐姐们来到后,我俩对她们的照顾不是力所能及,而是竭尽全力。
这天好像是十月份的一天晚上,猴哥开着松花江面包车去三姐那里,我也跟着去了。
到了那,猴哥和姐姐们聊天说话,我就翻看顾客扔在柜台上的一份当日的大连报纸。
一篇报道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看完了这篇报道,我心里小鹿乱撞了。
这是占了报纸版面三分之一位置的一篇文章,讲述了大连一个人中了足球彩票二等奖还是一等奖记不清了,奖金一百多万。
反正是说足球彩票的事,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足球彩票。
之前买过两次福利彩票,也没当回事没上心过。


这个足球彩票真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因为猴哥我俩的店里每天早上卖报纸,有大连晚报,半岛晨报还有体坛周报和其他几种小报。
我还挺纳闷儿的,天天看报纸咋没看到有足球彩票的这个事呢?
我心里想,我和猴哥能不能也申请个彩票机卖彩票呢?
以前总觉得彩票是赌博行为,现在国家发行彩票,这是光明正大的了。
当晚回到家后,我和猴哥说咱俩也上大连去申请彩票机啊,猴哥对能挣钱的营生都感兴趣,劲头也倍足,说行啊,但没认识人恐怕弄不来。


现在想来有些事像是冥冥中有了安排一样,一件小事可能就会勾起一个强烈的念头。
说去大连申请彩票的事想是想了,但没有去做,也许是没想好或者是像猴哥说的没有门路没把握,就是心里没底,就把这事撂下了。
几天后,我记得是个秋雨的上午,阴冷潮湿,我去商业街买东西,在门口上了二路公交车。
人挺多的,没座位,我就站在座位旁手扶着座位靠背。
座位上是一个穿着整齐的年轻人。
我们家到商业街也不算远,坐公交车大概有七八站到样子。
公交车行驶到一半的路程时,突然我脚面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我低头一看是一个鼓鼓的黑色皮质钱包,虽然下面光线不好,也隐约能看到钱包侧面露出的一沓子钱的边角。
我天天卖货鼓捣钱,对钱心里有数,这钱包里至少有五千块。
心里紧张了几秒,我用手一碰了碰面前坐着的年轻人,问他是不是钱包掉了。
小伙子还不知道钱包掉地上了,摸摸裤兜低头把钱包捡起来满脸通红不好意思了。
也可能是后怕吧。


到了商业街昌临大厦,我下了公交车在路边站了一会,天还下着小雨,空气湿漉漉的很冷,我心里却有种澎湃感觉。
我也没打伞,就在小雨中站着,心里有点小失落更多的是兴奋。
刚才公交车上大钱包砸在我脚面上了,是不是预示我有大财运呢?
我就这样站了有十来分钟。
我索性不去买东西了,拐到麦凯乐地下,去找认识的一对住在我们小区的年轻夫妻,他们在那里卖彩票,福利和体育的都有,我想跟他们打听一下怎么申请彩票机。
到了麦凯乐地下卖彩票的地方,眼前都是人挤着在买足球彩票,小两口一人面前一台彩票机忙的根本没时间说话。
我跟他们打了招呼就在人群后面等他们忙完。
这里是开发区的中心商业区,人流大,彩票卖的特别好。
我站了一会儿,心里想我自己直接去大连算了,还在这等啥?
说走咱就走,认准不回头。
在马路边坐上了去大连的小客车。
到了大连边走边打听,知道了体彩中心在体育场那里。
到了体彩中心进到大楼里,一个大办公室只有两个男的工作人员在那坐着呢。
我说明来意想申请体育彩票销售机。
一个工作人员职业的回答说没有机器,再说彩票机也不是随便就能批的。
我兴冲冲的满怀希望,就这么被两句话打发走了。
想再要求一下,看两个工作人员漠然的脸只好走了出来。
我心想回家吧,就到体育场里的商业街上溜达一通,不能白来呀,逛逛街吧。
我一边逛街一边就想这个事,感觉不对劲。
为啥呢,你说我一个粗粗拉拉的大老娘们,冒冒失失的就来申请彩票机,人家凭啥批给你啊,你得把你有啥卖彩票的优势讲出来啊 。
想了一会儿,我觉得我有卖彩票的优势,第一猴哥我俩的店铺比一般的彩票销售点面积大多了,再一个我愿意看体坛周报,喜欢那上面激情四射让人血脉喷张的体育比赛报道文章。
有时候猴哥说我竟看些没用的东西,可有时候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在关键时刻真起了作用。
我二次返回到体彩办公室,这次我就自顾自的说了我认为我有卖彩票的优势条件,比如猴哥我俩商店附近是大学校园和外资企业工厂,那些年轻人大多是球迷,本身大连就有很好的足球群众基础,我知道国内万达申花雄霸足坛,不懂欧洲足球联赛,但我愿意学啊等等。
反正我是豁出去了,一直说也不管他们看不看我。
我在进门之前已经想好了,工作人员顶多是不搭理我,又不打人又不骂人的,我怕啥?
终于,他们两人问我,如果批给你彩票机谁来卖?
我一听感觉有了希望,我说我来卖还要带一个年轻人一起把彩票经营好。
两个工作人员说体彩中心确实没有彩票机了,但看我很诚恳,就给了我两个电话号码,让我自己打电话联系。
一个是有机器要往外转让的,一个是手里有机器寻找合作的。
在足球彩票发行前,体彩机器没人要的,现在足彩火了,体彩一机难求。
我回到家跟猴哥说咱就留一个吧,转让的那个要四千八的转让费,在当时很高的了。
我想要那个合作的,不用往外掏钱。
猴哥说两个都留下。
后来合作的那台机器,主人是个女的不讲武德,看见我们卖的好撕毁合同违约把机器收回去了。
花四千八转让来的这部彩票机给猴哥我俩带来了财运,猴哥中了大奖。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站关键词在数个搜索引擎前三页位置,现可免费申请添加本站友链  点此前往申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iscuzX ( 苏ICP备19029278号-1 )

GMT+8, 2021-11-30 02:00 , Processed in 0.05755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